66.水平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一番话,让有的人听着舒坦,有的人则更加不舒服。

    方昌盛本来就气不过,现在听到女老师这样说话,更是忍不住站起来,道:“你怎么说话的!怎么就不如他们了?捐几千块钱很了不起吗!”

    顾菲洋也跟着道:“王老师,孩子的捐款确实少了些,但也是一份爱心啊。我觉得,不应该以钱多钱少来评价爱心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家长说的,我不赞同。既然捐款有多有少,那么以此作为排名也是应该的。难道捐的多,反而得不到机会,捐的少,就要用你若你有理的借口获得机会?这样的话,这叫不公平。”唐禾香的妈妈道。

    顾菲洋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和人争执的性格,加上她丈夫在几年前因为车祸身亡,一个女人撑起了整个家。

    既要照顾双方的父母,还要照顾孩子的身体和学习,过度的劳累,已经让她没有太多的自信去和人争。

    唐禾香的妈妈一开口,顾菲洋就低头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而马鸣的爸爸,不好意思针对顾菲洋这么漂亮的单亲妈妈,便把矛头指向了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方昌盛。

    “你是方明的爸爸对吧,请问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工地上抹灰的,怎么了?”方昌盛问。

    教室里一阵哄笑,他们对房地产虽然不是很了解,却也知道,抹灰是建筑工地上一种很普通的活,属于泥瓦匠的范畴。

    尽管现在的泥瓦匠工资不低,但一个月几千块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何苦又脏又累,说出去都会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王老师适时的出声道:“你知道马鸣的爸爸是做什么的?人家是大公司的高管,一年四五十万的收入,正儿八经的牛津大学毕业生。马鸣爸爸,我记得你之前说过,几个月后就能升职加薪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过也涨不了多少,一个月多拿两三万而已。”马鸣的爸爸满脸谦虚的样子,可眼里按耐不住的得意,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。

    其他很多家长都羡慕的看过来,一个月七八万的工资,在场基本没有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,工地抹灰一个月能赚多少钱?给你算一万,又能怎么样。再者说,这工作的环境,档次,能比吗?所以我让你向马鸣的爸爸学习,有错吗?”王老总咄咄逼人的道。

    方昌盛脸色涨红,倒不是因为被人打击的不好意思,而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他娘的,一个月七八万的人就敢在他面前嘚瑟?没被钱砸过还是怎么的?

    就在方昌盛气到几乎要暴露身份的时候,霍不凡站起来,道:“dominusilluminatiomea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腔调古怪的外语,让所有人都大惑不解,啥玩意?

    包括马鸣的爸爸,也是一脸的纳闷。

    王老师正要开口,霍不凡便道:“这句话是拉丁文,意思是耶和华是我的亮光,出自圣经中的诗篇第27篇。”

    马鸣的爸爸撇嘴道:“我说什么呢,拽拉丁文有什么意思啊,能显得你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霍不凡微微摇头,道:“没有显得我很厉害,只不过你既然是牛津大学的毕业生,理应知道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句话,是牛津大学的校训。”

    霍不凡的声音淡然,却让整个教室迅速的安静下来。很多人愕然的看着他,然后又看向马鸣的爸爸。

    马鸣的爸爸已经愣住了,牛津的校训?

    他的脸色迅速涨红,一个毕业生,却不知道校训,显然有点扯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道:“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是校训,我的意思是,这和你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