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书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“其实很多东西,心理影响的成分非常大,你之前有摔倒的经历吗?比较严重的那种。”潘思米问。

    霍不凡摇摇头,回答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是否看过一些有关于摔伤的视频,比如说骨头折断,很血腥,让你至今忘不掉的片段。”潘思米又问。

    霍不凡本想说没有,但犹豫了下,他回答道:“之前看过一个骑摩托车撞上公交车的视频,是个少年,特别惨。”

    潘思米低头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下来,然后又问了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宁雪晴去买水并没有花太长的时间,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提着三瓶水上了楼,宁雪晴走到附近,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潘思米笑着起身,道:“他的情况还不错,可能只是一些简单的心理障碍,每周来这里做一次心理慰藉的治疗,应该很快就会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就好。”宁雪晴看起来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把水递给潘思米一瓶,她又拿了瓶给霍不凡,问:“我这大学同学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就是太喜欢开车了。”霍不凡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开车?”

    宁雪晴显然不太了解这个词的另一种含义,潘思米倒是知道,但她没有解释,只在心里对霍不凡的评价调低了少许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果然是在装傻充愣,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!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没必要计较这些,因为只是初步了解下病人的情况,其它的治疗,需要循序渐进。

    宁雪晴又和潘思米聊了会,这才与霍不凡离开了诊所。

    出了诊所的门,宁雪晴问:“你不会不高兴吧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高兴?”霍不凡转头看去,见她一脸的忐忑,便笑起来,道:“别想那么多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。再说了,我也希望能早点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就好。”宁雪晴脸颊微微发红的道,从她的表情来看,显然是有点想歪了。

    霍不凡就随口那么一说,她却误解为这个男人比自己还着急。

    霍不凡也没法解释,这种事,只会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而宁雪晴心里,则在想着临走前潘思米的交代。

    “你丈夫应该是由于某些心理阴影,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创伤。这种情况心理辅导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也需要靠你多与他亲近,引导他走出去。别问我怎么引导,孩子都生了,有些事还要我教你?总之多做一些亲密的事情,但也不要给他太大的压力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些叮嘱,是心理治疗的必须过程,宁雪晴本身并不算特别偏保守的性格,否则那天晚上也不会意动了。

    但 要她经常主动去做这些事情,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偶尔主动一下,可以算夫妻间的情绪。可经常这样,好像显得自己特别上瘾一样。

    越是想这些,她的脸色就越红。

    霍不凡虽然注意到她的异样,却只以为是先前的误会,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他现在更在意的,是接下来如何利用姬家的影响力,和霍家接洽。

    霍家最近很少传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,那个替身仿佛消失了,却没有任何人感觉到异样。

  &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