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 杖责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小太监咯噔了一下,忙求饶。

    四爷冷眼看着,他确实是吓坏了:“念你初犯,打二十个板子就罢了,回去好好当差,再有一回,爷替你们爷处置了你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杜松忙应了,心里想着,四爷真是谨慎,这是自家主子莽撞了。

    杜松被四爷打了二十板子,然后放走了。

    二十个板子,说来严重,不过苏培盛吩咐了的,也就是意思意思。

    四爷只是预防一下,要是以后有事,也是杜松不懂事,他教训过了。

    杜松回去之后,就把事情跟十三爷说了。

    十三爷脸一白,摆手叫他出去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岁数小,想的不周到。只是四哥别就此怨他才好吧?

    等回京了,要亲自给四哥赔罪去。

    京城里,四爷得了十三爷的信儿,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他一来还没有野心,二来么。

    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做的。至于费扬古的死,自有皇阿玛查。

    何况,真是太子一脉做的,也只能吞了。

    除非

    除非有一日,太子不是太子了,否则,这事就永远不会揭开了。

    后院里,福晋安胎。

    李氏的院子里,常氏脸色不好,靠着软垫子,热的一身都是汗。

    可惜,屋里没有冰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要是热,奴才给您打水擦擦?”新来的小丫头脸圆圆的,很是讨喜。

    常氏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主子跟前的大太监去领冰块,竟不足。自然是轮不到她这里用了。

    偏她自打摔了一跤之后,越发精贵了,一点都不能受热。

    正琢磨,就见赵富贵来了,后头带着两个太监抬着冰山。

    “给常姑娘请安,奴才给您送冰来了。”赵富贵笑道。

    常氏一惊,忙要起身:“奴才这里不必了,今年冰少,不用也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快别动,今年不用可不成,您这怀着身子呢。”赵富贵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送下了冰走了,常氏跟前的嬷嬷才道:“好生躺着吧,这是李主子跟姜嬷嬷说过了的。短了哪里也不敢短了您这里。”

    嬷嬷虽然是李氏的人,可是也看着常氏可怜。

    如今一动不动静养着,热了也不敢说。吃喝上,怎么吩咐怎么来。

    哎,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有了冰,常氏舒服多了,小丫头打来水洗漱过之后,她终于能安稳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正院里,福晋与她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也许是先前不知道怀孕了,一直都有事做,忙碌着,就顾不上难受。

    这会子一旦知道了,就觉得哪里都不对了。

    吃不下,睡不着,心里燥得慌。

    屋里放冰太医说不好,就最好不放。

    可不放,又热的出奇。冷的一概不能吃,能吃的她又不喜欢。

    才几日,就折磨的憔悴了不少。

    姜嬷嬷每天来两次,早晚各一次,尽心尽力的照料着。

    可这吃不进去,是谁也没法子的事。

    膳房都要愁得白了头了,可东西还是如何上桌,如何下来,就是吃不进去。

    天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